影帝他总想艹我(1v1 高h)

津y牵连,是他的体贴备至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肉馅小甜饼的小说 本章:津y牵连,是他的体贴备至

    </tr>

    </table>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他猛然惊醒,才想起nv孩身上来了,应该就是昨晚的事。

    抬起头,身下的nv孩还在扭动着来抱自己,热得难受,不断发出jiaochuan阵阵。她这样子太诱人了,此刻意识不清醒,就是砧板上待宰的小羊羔。

    就算今天c得哭了一枕头,明天醒来也不会记得,这是绝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nv孩抱住他的脖子,又开始撒娇:“热……”

    他低头,将nv孩滑落到肩膀上的衣服拉起来:“你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nv孩闭着眼,轻轻地叫。

    一声呼喊,将他从梦中唤醒。

    他不是她的谁,不过是假作戏罢了。她此刻想要抱的也不是自己,她想的可能是所有人,但就不是裴秋归。

    倘若此刻j1ngch0ng上脑,不顾她的身t进行到最后一步,那就永远没有回头路了。她的第一次没有了,在这样脆弱的情况下被剥夺,这不是公平的。

    裴秋归下了决心,自己不能乘人之危在她意识不清的事情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同意,甚至不知道这件事的经过,如果一切这样发生,那这就是对她的深深伤害。这个嘴里喊着“妈妈”的nv孩才将将高中毕业,还不是自己可以随意亵玩然后抛诸脑后的对象。

    不行,不可以!

    裴秋归立刻停下了一切,将nv孩的衣服拉好,该盖住的地方都盖住,搂在怀里轻轻抱着。

    “夏语冬,这么热吗?”他在耳边问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切紧张还未完全消散,可他此刻心里更想抚慰nv孩,让她病中好受一些,而不是趁着她浑身发烫而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夏语冬靠在他肩上,甜甜地喊: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他深深叹了口气,nv孩喊着“妈妈”,他却不能在天地间给她找一个妈妈出来,只能暂时由自己这个“陌生人”照看她。夏语冬从来不说想家恋家,也不说想念亲人朋友,却把这些藏在了心底深处,直到烧糊涂了才开口。

    哪一个小nv孩不希望从小妈妈在身边,牵着自己的小手、温柔地对自己说话呢?

    谁都有妈妈,可是夏语冬没有。

    裴秋归抱着她,心中突然一酸。怀中这个笑起来甜甜的nv孩、每日与他说说笑笑的nv孩,其实并不是温室里的娇花,她是悬崖边独自生长的高山杜鹃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见过她的美,因缘际会下,裴秋归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夏语冬烧得迷迷糊糊,一边沉沉地呼气一边呢喃着,“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……”

    裴秋归拍拍nv孩的背,“别怕,我现在就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我去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带你……”裴秋归顿住了,抬头想了好久,才说: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nv孩乖巧地点头,她在是这么乖巧,细心t谅着别人的难处。

    这样烧下去不是个道理,还是得吃药。

    裴秋归一只手护着nv孩不至从怀中摔落,另一只手拿来刚才的一颗药,望着她迷迷糊糊的样子想了想,最后放进了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夏语冬还在喊。

    刚开口,裴秋归立刻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nv孩还未来得及闭上嘴,男人灵巧的舌头便长驱直入,想要将那颗药顶入nv孩喉头。可快要到达终点,nv孩却像是本能一般用舌头挡住,然后用力地往外吐。

    裴秋归心想不行,今天再怎么也得把药吃了,最近的县城都还有一段距离,医院可不好找,若是把这小脑袋瓜烧坏了自己罪过就大了。于是躲开nv孩小小的舌头,绕开往另一边去。

    可这次也是这样,刚过去就被nv孩的舌头顶住,坚守不让。她的呼x1却来越急促,可就是不肯吃药,这可愁坏了裴秋归。

    药逐渐在口中化开,极端苦涩在舌尖开始蔓延。

    nv孩被苦到,一下子张大了嘴。裴秋归抓住时机,不顾苦涩用舌尖一顶,一颗药被nv孩顺道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放开nv孩,津ye牵连,滑落下去,最后断开。这不是y1ngdang的ayee,只是男人不知所措的关心罢了。nv孩半闭着眼,小脸通红,睫毛轻颤。这样的娇人在怀,忍住q1ngyu是很困难的事情,可裴秋归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nv孩咳起来,被苦得直皱眉。

    裴秋归顾不上自己,连忙端来刚才倒好的温水喂她喝下,这药才算真的吃下去了。

    夏语冬喝了水,心里委屈极了,抱着裴秋归的脖子伤伤心心地哭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吓了一跳,连忙放下水杯安慰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欺负我……”nv孩哽咽着,却越抱越紧,“你是坏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可好,自己成坏人了。

    裴秋归一笑,轻轻拍着她的背:“没事,没事,我是坏人,你吃了药赶紧睡一睡,就没有坏人了。”

    nv孩乖巧地点头,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睡吧,睡吧。”裴秋归像是个母亲一般,哄着怀中的姑娘入睡,“睡着了就不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夏语冬趴在他肩上,ch0uch0u噎噎哭了好一会儿,终于累得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弄了一中午,裴秋归几乎jing疲力尽,小心地m0了m0nv孩的头,还是发烧,只是似乎好一些了。他轻轻抱起她,起身将她放在床上,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夏语冬烧得满脸通红,连嘴唇都格外红起来,黑se的长发落在肩上、枕头上,在沙漠中毛毛躁躁地像一头小狮子。

    她睡着了,好不容易睡着了,但愿醒来就退烧了吧,裴秋归想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影帝他总想艹我(1v1 高h)》,方便以后阅读影帝他总想艹我(1v1 高h)津y牵连,是他的体贴备至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影帝他总想艹我(1v1 高h)津y牵连,是他的体贴备至并对影帝他总想艹我(1v1 高h)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