斑驳岁月(剧情H 强取豪夺 原名昨日安良)

番外三:魂断西川(9)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凉夜的小说 本章:番外三:魂断西川(9)

    </tr>

    </table>

    傍晚,一群孩子从学堂里跑出来,三三两两拐进小巷子,留下轻快的嬉笑声。

    江玉之是最后从学堂里走出来的人,一边步伐不停一边活动修长的脖颈。走进小巷子时她像往常一样望了望西边,太yan已经沉下去了,残留的余光在山顶冒着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此时的江家门口,一行人站在刻着“江府”字样的牌匾下。牌匾长年累月无人擦拭已落满尘埃,四个角挂着一团团蜘蛛丝,看起来沧桑历尽,大有随时掉落的可能。

    康里厚着脸皮软磨y泡,总算让江韫之收留他,可惜六个小跟班不能留下,得坐船去镇子上。

    他们把康里拉到门口来,对他说:“先生,你放心,白天我们都会过来,你要找我们就出来喊一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康里皱眉,“过来g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下午的时候,你跟夫人先进去了,那个老nv人就站在那里一直看着你们,眼睛瞪得跟要杀人一样,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表情看起来就是嫉妒,我们怀疑她是同x恋,喜欢夫人,嫉妒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句话说,穷山恶水出刁民。先生,我们建议先把她给——”

    “现在都给我闭嘴,赶紧滚。”康里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吗?”

    康里嘴角噙着笑意,将手搭在对方年轻单薄的肩膀上,“一来就杀了她的仆人,你们是想我带着你们来再带着你们回去,这一趟算是带你们出来旅行对吗?”

    六人闻言g巴巴赔笑,留下一句“先生,那你自己保重,我们白天再来暗中保护你”后转身就走,飞快消失在康里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康里轻叹一声,转身准备走进宅内却听见轻盈的脚步声渐渐靠近,他依着声源望去,不远处的一棵无花果树后面的小巷口出现了一抹清瘦的身影。

    深se的衣裙长至脚踝处,朴素的平底鞋踩在落叶上,步伐变得沉重缓慢,垂在身侧的双手也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康里怔了一下,又以和善的笑意走下台阶,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江玉之走到他面前,微微扬起下巴,明亮的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康里淡然道:“我来找你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江玉之微微恍惚,摇了摇头,冷笑道:“你没资格进江家的门。”

    康里隐约嗅到一gu火药味,“有没有资格不重要,我又不是入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——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“陌生人?这是你我现在的关系?倒也对,不过我的妻子可不会将自己的丈夫拒之门外。”

    江玉之脸se更加y沉,“你来这里是想骗她回美国?”

    “我是要接她回去,不是骗。”

    江玉之深呼x1着,绕过康里边走边说:“她不是你的妻子,就算以前是,现在也早就不是了——你带不走她的,别异想天开了!”

    望着江玉之怒火中烧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康里有些m0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饭桌上,江韫之坐在主位,江玉之和康里面对面坐着,两人面前放着一盘黑漆漆的萝卜g煎蛋和一盘剁成块的咸鱼,在康里看来,都是黑漆漆的。

    江韫之面前则放着几碟清淡可口的小菜,分量很明显是一个人吃的,康里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便将目光收回看着自己面前的黑东西。

    阿秀抱来一锅粥,舀了两碗透着米香,米粒分量赫然可见的白粥分别放在两姐妹的面前,给康里的则是一碗稀得几乎捞不到米粒的粥。

    康里看着她们的和自己的,很疑惑自己的为什么没有米粒浮上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慢用。”阿秀咬牙切齿地说着,便离开回厨房了。

    江韫之自顾自吃起来,江玉之看着康里拿起筷子在粥里搅动,讥笑道:“我敢说你从来没吃过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康里挑眉,“见都没见过,但我知道这里面有蛋,而这是鱼,明显面目全非了。”搅了搅碗里,只看到几粒像要被煮化的米粒,余下都是粥ye。

    江玉之懒懒开口,“不用搅了,没给你下毒就不错了,别指望我们阿秀还能给你什么好吃的,她不是你的仆人,她只服侍她想服侍的人,和她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康里看一眼江韫之,她很显然没打算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尝尝这两盘?”江玉之将筷子伸向萝卜g煎蛋,折了一小块放进嘴里,“没毒。”

    康里不动声se地将筷子伸过去,学着她一夹一掰,折了一块出来放到嘴里尝了尝,瞬间皱了眉头,连忙端起碗喝了一口粥。

    江玉之如愿以偿地笑了。腌过的萝卜g剁得粉碎,跟j蛋打在一起,不用加任何佐料就能轻松煎成一块块出来下饭配粥,因为萝卜g本身就够咸了,但这一盘她还特意加了料,旁边原本腌过粗盐的咸鱼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怎样?味道如何?为了替姐姐给你接风洗尘,我可是不辞辛苦,刚踏进家门就进厨房给你做菜呢,不然阿秀笨手笨脚的,做出来的怕你吃不好。”

    康里喝了一大半粥ye,方才觉得好一些,“那我建议你以后还是不要这么热情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热情?”江玉之一脸玩味地念着这个词。

    江韫之这才默默将筷子伸过来,夹了一小块鱼r0u放进嘴里,咸得眉眼紧锁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?”她问江玉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江玉之诧异地偏头,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的姐姐。

    江韫之和她对视许久,转而看向带着轻浅笑意旁观的罪魁祸首,“你该明白这里有多容不下你。”

    康里神se不改,动作优雅地端起碗又喝了一口,余光里是江玉之得意的胜者姿态。他缓缓放下瓷碗,徐徐说道:“确实,不过这让我想起了法国巴黎的波克兰。二十年前,我跟老波克兰和他的夫人第一次坐在一起时,他们也是这样对我说的,但一个星期后,他们还是请我去他们家里,跟我说,以后要多关照关照。从那一天开始,波克兰珠宝也姓佐-法兰杰斯。”说着,他看着江韫之,余光里是江玉之脸上的得意神情瞬间消逝,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和忧伤。

    江韫之问:“什么意思?”她只听明白了他仿佛要买下江家这座宅邸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江玉之脸se煞白,薄唇轻颤,“怎么可能会……”

    康里道:“我还听说了一个故事,一个年少轻狂的公子哥被某个nv人g了心魂一走了之,只留给他一沓涂鸦纸,于是他抱着涂鸦纸浑噩度日,据说连父母安排的婚姻都不要,不管那nv孩有多漂亮。”

    江玉之瞪着康里,惶然起身,“够了,你赢了,这里你随意!”说完,她快速走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江韫之不安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康里冲她一笑,“只是碰巧认识一个喜欢她的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韫之拿着一根蜡烛推开一扇房门,将蜡烛放在烛台后,她看向床的位置,上面放着一套整齐的被褥,尚未铺开。

    她明明吩咐了阿秀拿来新的被褥铺好,结果阿秀只g一半。现今有江玉之和阿秀同仇敌忾,一起视康里如仇人,她也不好责怪阿秀了。

    康里站在廊下凝望深蓝se的夜空后走进房里,顺着昏暗的烛光,看见江韫之俯身帮他铺床,清瘦的身影投在墙上,他心头暗流涌动,脸上习惯x的笑意渐渐褪了,静静地站在原地看得出神。

    江韫之不太熟练地将床铺好,转身对上康里深沉的目光,心中颤栗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在江韫之要离开时,康里伸手把她拉进怀里,轻声问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江韫之想要推开他,却被他搂得更紧,男人的气息完全将她笼罩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房睡觉。”她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隔壁吗?”康里的下巴抵着她的发顶,呼x1间都是她身上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康里抱了一会儿才放开她,“隔壁是谁?谁跟那小子睡隔壁?”

    江韫之红唇微张,淡然吐出两个字,“郗良。”

    “郗良,”康里拉着她坐下,“你收养的那个孩子?”

    江韫之颔了颔首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还早,韫之,陪我聊天。”康里抓着她的手,深情地凝视她,将在喉咙跳跃的后半句“可以重温一下感情”吞下去。

    “聊什么?”江韫之收不回自己的右手,只好用左手轻轻托腮,看着红se的蜡烛慢慢融化流下来。

    康里沉y道:“就聊你收养的孩子,郗良。你好像很在意跟铭谦订婚的人是不是她,她的人在哪?”

    江韫之愣了愣,清幽的眼眸中一抹yan丽的红se成了瘦小的身影,不断扑腾着。她艰涩开口,“她在美国,我不知道具t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让她嫁人了,准确来说只是口头婚约。她不愿意,但她还是被我们送走了,跟她的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江韫之微微低下头,郗良一身绚丽红裙和宛如太yan般灿烂的笑靥顿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郗良离开后,她没有想起她,慢慢将她遗忘,如今才发现,她的模样早已镌刻在她的脑海里,从小到大,一颦一笑,一嗔一怒,都是她永远无法遗忘的。

    那双黑夜一般的眼睛此刻正在看着她,红润的薄唇张合着,厉声质问:“为什么要让我嫁给江彧志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因为你会杀人。”她的声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她的未婚夫,该不会就是你那个弟弟的儿子吧?”康里清楚江家里都住了什么人,“为什么不让她嫁给铭谦?都睡隔壁了,难道长得丑那小子看不上?”

    江韫之怔着,郗良并不丑,当年她捡她回家之前见了那个nv人——y原晖,她有一张jing致绝美的脸庞,眉眼间一gu悲伤的气韵和偶尔流露出的狠戾让她看起来独特迷人,身段敏捷优雅,举手投足之间既可风情万种,也可娇憨无邪。她很美,哪怕是被雨水打得浑身sh透,狼狈不堪,她的美还是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在见过y原晖,脑海中只有y原晖的模样的时候,江韫之遇上了郗良,瘦瘦小小的,浑身肮脏不堪,血ye、泥土、雨雪在她身上交织凝固,苍白的小脸上一双眼睛明亮异常,仿佛冒着淡淡而诡谲的红光。

    她哭过的,像y原晖一样哭过,也像y原晖一样独特与美丽。

    “她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从门外吹进来的凉风令烛光闪烁,江韫之凝视着晃动的火焰神情忧伤道:“铭谦不讨厌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讨厌她?”

    江韫之下意识收紧五指,紧致的皮肤下是微凸的青se血管。

    她否认道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猛然间,江韫之发觉自己虚伪极了。她是有点讨厌郗良,但更喜欢,喜欢大过于厌恶,因为郗良很听话,除去苏白尘的行为是有些极端,但着实是帮了她,也是如此,她潜意识里相信郗良会像除掉苏白尘那样除掉江彧志,只要江彧志妨碍她和佐铭谦在一起。

    江韫之内心深处一直是这样想的,她是个心x狭隘的人,自始至终都容不下小林以及他的儿子,更不要说这个儿子还一直在她的眼皮底下晃悠。

    她对不起郗良,但说什么都没用了。

    三年了,郗良如她所愿了没有,又经历了什么,现在怎么样了,她一点儿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突然,她抓住康里温暖的手掌,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,没头没尾地对他说:“她杀过人,还没十岁就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康里反应平淡,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,然后是一贯的轻浅笑意,“真有出息。不过她还能活到嫁人的岁数,是你给她收拾的烂摊子吧?”

    江韫之莫名有些心安,松了一口气,终于意识到她跟这个男人是无异的,只是他b她光明磊落,她藏着掖着像个伪君子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为她做什么,只是没有人想到是她。”她闭上眼睛说道,将过去的事简单地跟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柔和的光芒里,认真听完的康里深沉的眼睛熠熠生辉,淡然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赞赏和遗憾,“这么有出息的孩子怎么就把她嫁了?我想拜尔德会很乐意让霍尔娶她,三年,说不定现在孩子都两个了,玛拉一定会很感激你的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很可惜,拜尔德给他介绍了一个江韫之,他理应礼尚往来,给霍尔介绍一个有出息的nv孩,免得他们家太平静。

    江韫之瞪着他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郗良只认定佐铭谦,不嫁佐铭谦,她是不会甘心的,要是把她嫁给霍尔,结果会怎样并不好说。霍尔·法兰杰斯被康里养了十年,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康里看着她缄默的模样,忽然问道:“你把她嫁了,铭谦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就在这,我问他,他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二更~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斑驳岁月(剧情H 强取豪夺 原名昨日安良)》,方便以后阅读斑驳岁月(剧情H 强取豪夺 原名昨日安良)番外三:魂断西川(9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斑驳岁月(剧情H 强取豪夺 原名昨日安良)番外三:魂断西川(9)并对斑驳岁月(剧情H 强取豪夺 原名昨日安良)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