苟延残喘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花猫书生的小说 本章:常

    </tr>

    </table>

    看着张朝欢远去的背影,司机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惹人‘怜惜’的孩子啊……”他回想到张朝欢一路上频频看他的眼神,倚在座位上苦笑道。

    对所有人都有防备啊……

    学生们差不多都匆匆回到教学楼准备开始早课,只剩下张朝欢一人留在c场上,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,远处传来了像莺燕一样的娇柔声音:“同学是新来的高一新生吗?你想去哪里,我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声音主人是一个可ai的nv孩子,身高目测一米六出点头,不算很高,但身材苗条,长相大方甜美。张朝欢回头看了她一眼,怯生生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至少温柔的姑娘不会让人排斥,不是吗?

    “你是高一几班的nv学生呀?”小姑娘探头探脑,待看清楚他的面容后愣了愣,随即又调笑般指着他道:“七班的对吧!我可听说七班出了个极好看的男学生。”

    张朝欢点头笑了笑,轻声道:“谢谢……”这浅淡的笑容配上偏白的肤se,竟有一gu说不出的风情。

    当即,一抹绯红从姑娘脸上闪过:“我是高二级部三班的何尚楚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张朝欢。”他咬了咬指尖,微微侧身避开了何尚楚的视线。

    何尚楚皱了皱眉,双手叉腰又凑到他的脸前。张朝欢无奈,但心里对这个充满生机的小东西有了些好感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喜欢活泼可ai的人或宠物。但若是照这么说,张朝欢本该不被喜ai的啊。

    何尚楚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意识到早课快要开始了,二人只能匆匆告别各自回了教室。

    如昨日一样,数学像钻无底洞,英语仿佛是在听天书。

    一天的课异常煎熬,张朝欢有些力不从心。以前的家教散漫惯了,乍一接触严格的作息,的确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九点半回到宿舍,教学楼又恢复寂静,仿佛不曾有过生气。

    运动鞋柔软的鞋垫踏着亮到反光的地砖,张朝欢抬头寻找着自己的寝室。

    带着102门牌号的宿舍刚刚修过,原本老旧的墙被刷了一遍又一遍,苍白的像是一个重病的、虚弱如纸的少nv。

    他伸手叩了叩门,这个场景却让张朝欢想起当年在rapturecity寻找h清辞的场面。他烦躁地甩了甩头,想要把一切回忆都甩掉,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。

    门内伸出一只手向张朝欢摆了摆,意思是让他进来。

    是个奇怪的人……

    张朝欢把门推开一些,侧身进了宿舍:“我是高一七班的张朝欢。”

    屋里有四五个人,却只有一个人抬头看他——给他开门的那个学生。

    男学生推下眼镜打量了他一番,而后笑了笑,道:“大家都忙着迎考,你也收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张朝欢点头放下包。

    其实他并没有带多少东西,只是书本试卷和一些生活必需品。

    过了十来分钟,张朝欢做到了整齐的床铺上,室内安安静静,只有书翻页的声音和笔写写画画的微响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,准时熄灯。

    宿舍里的几人连衣服都懒得换,直接歪倒在床上,黑暗又安静的环境传出一阵阵均匀的呼x1声。

    张朝欢有些不适应,攥着背角,不知不觉绷紧了身t。虽然睡不着,但他也不敢翻来覆去,只是静静地看着视线内的一片昏暗,放空了大脑。

    一天学下来,也很累了。果然,没一会,他就支不住眼皮,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刚入学的时候,感觉时间过得极慢,但适应了节奏,自然就没有了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天越来越凉了,白昼在不经意间,一小节一小节地变短。

    又熬过一个周,罕见的是,这个周五郑雪锦没有亲自接他。

    不过张朝欢并不在意这些旁枝末节的事情,戴上鸭舌帽和黑se口罩,打算打车回去。

    “是张朝欢……?”声音很熟悉,像是某个被他b作宠物的nv孩。

    张朝欢愣了愣,她居然能认出自己。

    也是,整个学校都找不出第二个像他这样的学生了——像他这样y沉忧郁的学生。

    周围十分嘈杂,往来不息的人群与络绎不绝的车辆挡住了校园门口。街道上路灯并不亮,反而多了些老旧的悲凉沧桑气息,真正起到作用的光源大多来自于商铺门头的彩灯。

    张朝欢向着她笑了笑,常年微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,粉唇g起,媚人得像只狐狸。

    甚至也许这个笑容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何尚楚呼x1一滞,撇头遮掩自己慌乱的神态。张朝欢疑惑地看了她两眼,发出了人生中第一次邀请:“要一起回去吗?”

    小兔子一样的何尚楚点了点头,瞬间又耷拉下耳朵摇头:“不顺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点点头,当作告别。

    小姑娘走了,车也就来了。

    与往常一样,一路沉默无言,让试图缓解气氛的司机师傅倍感尴尬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的时候,已经快要到十点半了。张朝欢敲了敲门,没一会,nv仆就从门内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请……”她轻声道,“今晚有贵客前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没说一半,他就以肯定的语气词结束对话。

    nv仆神se有些犹豫,但还是恭敬地给他倒了杯茶水。

    待所有仆人回屋休息后,张朝欢的好奇心就开始作祟了。他赤脚踏在冰凉的地面上,无声地走到郑雪锦的房门前。

    隔着一段距离就能听到些声响,走进仔细一听,像是……sheny1n声。

    他屏息敛声,透过半透明的一小块玻璃向内看去,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房间里是两个正在jiaohe的人,他们二人紧紧贴在一起,其中一人软若无骨地靠在另一人身上,口中吐出柔软的叫声。

    这个浑身颤栗,沉溺在欢愉xa中,面目cha0红的人,就是他的主人——郑雪锦。

    张朝欢瞪大双眼,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这是他头一次见到郑雪锦如此失态的样子。往日他总是一副淡然从容的面孔,甚至金丝边的眼镜也规整地架在鼻梁上,不歪斜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但……有别于往日的反差,更会带来心理上的刺激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苟延残喘》,方便以后阅读苟延残喘常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苟延残喘常并对苟延残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