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夫人

第八章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阿陆Alu的小说 本章:第八章

    </tr>

    </table>

    武宁侯府和曲风唐家的婚事h了——城中小道儿消息不胫而走,那日在城门口闹多大阵势,事后就要费多大劲补这个窟窿。半月来侯夫人四处奔走,今日去王夫人家赏花,明日约张夫人礼佛,千篇一律的说辞,说到最后连自己都快信了。

    “是随她姑母来云州串门,怎么就传成要结亲家?我家小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闷葫芦皮厚,可别坏了人家姑娘名声……”

    说得嘴巴起疖子,好歹是把火扑灭了一半。

    另一半,还得亟待秋菊荣茂,金桂馥郁的时节再轰轰烈烈烧上一场。

    且说回眼下。

    唐柳来时坐在马车里偷偷瞧一眼,心下暗许这桩婚事,那晚同样是坐在马车里,回府的一路上她又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面上不显,等夜里关上门窗在姑母面前好好诉了诉委屈。她分寸拿捏得极好,也是和申屠胥没处出多少意思,不仅没无理取闹,还劝说姑母息事宁人,算给两家留点t面。

    第二日天刚蒙蒙亮,侯府的贵客就指挥起下人收敛行装,武宁侯夫妇闻讯赶来也留客不住,正是百思不得其解,临行前唐家姑母与侯夫人附耳私语,余下一地j毛,好好让侯府吃上一壶。

    申屠胥衣着崭新地进门,迎接他的是父母铁青的脸se和一顿够味儿的鞭子。

    武宁侯恨道,“你母亲买来的清白丫鬟不要,老子还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坐怀不乱,结果是在外面吃野食儿!还当着人家姑娘的面,和聂辛那个畜生一起厮混!我早说过,那狼崽子打小儿不是吃素的,你你……你就上赶着着他的道!”

    他捂着x口跌坐在太师椅上,这厢唱罢,侯夫人登场。

    捂着脸呜呜哭诉,把申屠胥自小的j毛蒜皮翻出来数落,末了结道,“……羿就从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只会先斩后奏,鞭子还没挨到发丝,人已跑到天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侯夫人抬起泪目,没想过沉默寡言的二子会出口顶撞,她嘴唇翕动,却想不出驳回的话。

    夫妇二人对视一眼,都是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武宁侯的大掌还没拍上桌子,就见申屠胥咬牙撑着膝盖起身,连头也不抬,闷头闷脑一句,“我去跪祠堂。”

    顶着后背洇血的破烂衣裳往外走,人疼得弯不了腰,两条腿像打直的木棍,每一步都踏得沉重。

    直到走得看不见,侯夫人突然痛哭出声,抓起手边的茶具砸向夫君,“谁叫你下手那么重!”说完又风风火火地跑出门,急着喊侍nv请大夫,根本没顾上怒意褪去,神se愈发凝重的武宁侯。

    申屠胥在床上前后趴了十天,侯夫人允许他被下人搀着在院子里走一走。也不能多走,一刻钟顶天了。十日过后,他不顾母亲反对,y是把自己打扮g净,起居与平时无异。

    侯夫人嘟囔两声也就忘了,她忙着把一双心肝r0u搂在膝头亲近,边和刚到家的儿媳抱怨,“你没见唐家姑娘,样貌还不如外院的丫鬟,脾气大得很,和她姑母年轻时一个模样,她能找到b老二还好的?不成正好,侯爷要是不提,谁记得她去?”

    卓卓但笑不语,她汉话已经说得很流利,也掌握了与婆母相处的技巧,于是岔开话题问,“听说二叔受了伤?”

    侯夫人果然上钩,又开始愁眉苦脸念叨幼子的事,“聂家那个祸害,当年就不该留在云州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没想到口中的祸害从眼皮子底下溜着墙根跑来,熟门熟路找到院子,一脚踢开房门,半点没有来客的自觉,摇着扇子大摇大摆往桌前一坐,掩着鼻子把人打量个遍,

    “清减不少,我给你搭个脉?”

    卫照慢了一步,时机却是正好。屋里茶壶瓷杯碎了一地,下人要进门收拾被一声低吼呵斥在原地,“都滚——”

    他递过安抚的眼神,顺手把门合si,挡住一众窥视。

    内室的地砖上有深se的水渍,有碎瓷破陶,还有捂着脸被掀翻在地,气得蹬腿的公子辛,自下而上指着黑脸的申屠胥破口大骂,

    “狗c的王八孙子,老子好心来看你,往你爷爷脸上挥拳?”

    他今日穿了身竹青绿,长手长腿坐在地上撒泼,活似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螳螂。卫照没忍住笑,挨了他一顿怒目。

    “看你娘的看,还不扶老子起来,怕是腰要断了。”

    卫照连忙搭手,把捂着pgu的公子辛扶到椅子上,他又嚷嚷疼,指挥他把榻上的软垫拿来坐,实在不把自己当外人,看得申屠胥眉峰直跳,咬紧腮帮子从牙缝里挤话,

    “你又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公子辛不以为然,“做什么?当然是探病?呵,谁想到病没探到,被反咬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少放p!”申屠胥难得骂了粗口,他隔日从母亲口中听说了始末,虽然记忆缺了一环,并不影响猜出公子辛下了什么绊子。养病的这几天,他日日撅着腚趴在床上推敲细节,等缕得不离十,恨不得立下长翅膀飞去聂家算账。

    “迷香这种下贱的手段,也只有你们姓聂的使得出——”

    公子辛脸se骤变,卫照甚至来不及打圆场,他撑着一侧脑袋y恻恻地对视回去,

    “哦?我下贱?你跟个公狗似的挺着ji8边cb边喊嫂子,下不下贱?s了人一肚子jing扭头睡觉,是哪个下贱的东西给你善后?少给老子装无辜清高,你m0着良心自问,这门婚事退了,你是不是高兴得p眼儿朝天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申屠胥没料想心中深埋的秘密以如此不堪的方式被揭露,仿佛被扒光衣服推到大庭广众下,x口还挂块牌子写着他大名。往昔维系的假惺惺情谊不足以压抑愤怒,他双目喷火,顾不上结痂的伤口,合身扑上去要与公子辛拼个你si我活。

    他自幼习武,力气不是一般大,卫照费了好大功夫把人拦住,申屠胥怒火攻心,见人就咬,鼻子要顶上他的脸,吼道,

    “卫伯夷,你向着谁?”

    卫照把近在咫尺的扭曲黑脸推开,擦了把脸上的吐沫,慢悠悠道,“谁也不向。只想你俩小声点,门都被吵穿了。”

    申屠胥顿时哑pa0,飞速地瞥了眼外室,扶着桌几怔怔地倒坐在凳子上,后知后觉后怕,背上有汗珠顺着脊椎流到腰后,他反手m0了m0,印了一手心血。

    卫照去喊下人拿药来包扎,临走前在他二人间虚空一指,算作警告。

    室内徒然安静,相隔不过几步,能清楚地听到彼此呼x1声,申屠胥不自在地别过头,公子辛“哼”了声,举着扇面遮脸不看他。

    良久,背上的血都黏了,他清清嗓子,g巴巴问,“那人……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公子辛装模作样,“谁?你说谁哪儿来的?反正不是曲风来的。”

    申屠胥搁在茶桌上的手捏出青筋,声音沙哑,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那夜的nv人,你从哪儿找的?”

    公子辛回他俩大白眼,“你管那么多?老子寻来孝敬你的。怎么,还想睡?就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申屠胥起身要去打他,那人跟被掐着脖子的j似的,叽叽歪歪叫起来,“卫伯夷?黑阎王又要杀人啦——”

    卫照推门进来,手里端着圆盘,上面药酒跌打粉纱布一应俱全。他把申屠胥按回原位,给他仔细把裂开的伤口重新绑好,

    “和他置什么气,这么多年,你见谁从那张嘴里讨过好么?”

    申屠胥词穷,憋得脸黑红,泄气道,“我只想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金又还里还没挂牌的伶人,g净的。”

    卫照感觉到手底下的肌r0u松了没一半又紧绷起来,道,“还想问什么一并说了。”

    申屠胥深x1一口气,“我……我想见见她……”一个清白姑娘,就算是还没来得及挂牌的nv伶,也是被无辜牵扯进来的可怜人。

    公子辛上身陷在椅座里,腿弯搭在扶手上,闻言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卫照语气平淡,“见她做什么?怕聂四知道后她si得不够快?拿银子赎身回乡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.…..”

    “你当做了场梦,梦醒后她缠不上你,你也碍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申屠胥拧着眉头回望,“ai她?”

    卫照在肩头打了个si结,顺手推了榆木脑袋一把,“碍事。”他在铜盆盥洗净血水和药粉,也不多待怕生事,提着公子辛的后领要走,嘱咐他养好身子,下月去给蕣华过生。

    “鄂国公家小姐b蕣华要晚一月,等她九月动身进京,温和蕣华也就定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公子辛ga0h了申屠和唐家的好事,武宁侯府吃了一顿闷亏。可再不待见那一家子,卫氏的面子还是要给的,据说卫照不知使了什么手段,竟劝说动他家老祖宗下山,这是无论如何都要去拜会的。

    卫照侧了侧头,笑容和煦,“替我向侯夫人问好。”

    一出侯府大门,拐过一道弯,鸾鸟标识的马车大喇喇地停在路中,横占了整个入口。公子辛半只脚踏上车凳,忽然扭头笑起来,侧着半张脸的角度尤显他那双醒目的凤眼,眼尾和嘴角十分张扬,瓷白的脸在云州的yanyan下格外明媚,哪怕唇边皮下肿起淤青也不掩盛se。

    能叫人把脸上的嘲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碍不上?这话也就骗骗里面的小傻子。武宁侯要真有脑子,当日就该把他打包送去万仞山守关隘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他有多大能耐,不过是只没牙的老虎,也有人稀罕牵去看门。”

    “敢把手伸到云州,就得尝尝断腕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公子辛有点傻b,但他确实不傻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桃花夫人》,方便以后阅读桃花夫人第八章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桃花夫人第八章并对桃花夫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