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GB女攻)空酒杯

第十四章跪到祭坛上去()

类别: 作者:西卡莫的小说 本章:第十四章跪到祭坛上去()

    </tr>

    </table>

    “蹲到上面去,做得好才给你奖励。”

    他早该料想到,波本不会轻易让自己释放。男人悲鸣,试图违抗命令,却不成字句。唾ye顺唇角淌下,吐出的舌头无法收回。因为nv孩将贞c锁钥匙挂在了舌钉上面。

    神父挪向祭坛,不久前,众人还在此分食圣t。而现在,他将亵渎仪式的举办地。

    日s穿透玫瑰窗,给跪坐的男人镀上层金边。他本就受造物主青睐,生了副好皮囊,五官深邃,身躯健美。此刻背后光芒万丈,若不定睛细看,说不定会被当成显灵。有些信众相信:正午时祈祷,离主最近,能听见不属于人间的絮语。但礼拜堂无b静谧。是神明缄口不言,还是因为他背弃信仰,再也无法收到来自天国的福音?

    除却浊重呼x1外,耳畔仅余一种声音。

    滴答。滴答。

    透明w渍在洁白台布上晕开。被锁住的yjing无b屈辱地兴奋起来,直流jing水。

    安古膝盖颤抖,被迫打开双腿,暴露在天使壁画前。

    波本翻上正前方的布道台,没理会神父内心挣扎,居高临下地端详起他的脸。这俯视角度不仅新鲜,还能观察到更多细节。相b前段时间,消瘦面容稍微丰润,增了几分血se。现在发起情,连耳廓都泛起薄粉。客观公正来讲,倒有那么一丁点儿可ai。

    “m0n给我看。”她有如暴君,对奴隶颐指气使起来。

    神父双眼紧闭,额头沁满汗滴,似在忍受什么酷刑。然而与他殉道者般的神情相反,画面极度ymi:深灰金属手掌嵌进白皙x膛,n头夹在指间,挤压到变形充血,殷红如石榴籽。由于nv孩没叫停,他试图拉扯r环下的十字坠饰,但手不听使唤,总是重重碾过。

    看来机械臂的jing度还需要校准。nv孩咂嘴:“再努力些。”

    他嘴唇抿起,蹂躏动作变本加厉。手指托住x肌r0un1e,掐出青紫指印才放开。时而拨弄右r,时而拧弄左边rujiang,指腹摩擦顶端凹陷,玩到n孔都微张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ga0cha0?之前不是轻易做到了吗。”然而男人没回答,舌头吐在外面,狗一般喘息。呃,忘记了。她伸手,取下舌钉上的钥匙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…做不到的。”安古痴笑,晕红脸颊轻蹭nv孩手背,柔软嘴唇摩挲nv孩细neng的肌肤:“只有你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清脆耳光声响起,男人被打得脸偏过去,朦胧双眼一瞬清明。但他迅速垂头,没让nv孩看到复杂的表情。

    波本失措,右手紧握成拳。肿胀发热的掌心余痛阵阵,可知力度有多重。她怎么总是这样,身t先于思维行动,不考虑后果。

    “是我冒昧。可能g起你不好的回忆了罢,对不起。”神父温声细语,像是在哄小孩:“你没有任何错。别放在心上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尽管这宽恕化解了尴尬,但不是她所需要的。再者,不应当对仇敌感到抱歉。但是…波本心如乱麻,思考良久,终于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清脆转动声响起,贞c锁脱落。肿胀yjing被勒得发红,此刻摆脱桎梏,迅速y挺。

    这些天的考察使得nv孩大致m0清了神父秉x:怪人一个,但并不恶劣。她并没有完全放下戒心,贸然g销他罪孽,但介于自己的记忆也有模糊不清之处,真相无法断言。因此,在安古恢复记忆之前,她不咎既往。这当然是冒险之举,但她想要相信。

    “别令我失望。”她低语,对上男人眼睛:“动起来,让我瞧瞧你能做到什么地步吧。”

    波本托腮,看神父逐渐堕落,沉湎于q1ngyu。

    起初他只是跪坐,颇为含蓄地耸动r0ut套弄假yanju。未经润滑的x在这细致厮磨中被摩擦得发热,如一汪温泉汩汩冒水,打shgu缝。他铭记波本要求,稍作适应后就抬起身躯,将粘连银丝的半截ybang排出t外,再缓慢回坐,如此往复地吞吐,肠ye不断被带出,顺金属表面滑下。

    还好选用了防水材质。nv孩视线紧黏义t,借男人大幅运动的机会规划起如何重新设计,让假肢更符合人t工学。

    安古渐入佳境,被cha得汁水飞溅,yjing随动作甩动,前ye直滴。他抬眼,想寻求下步指示,却发现nv孩眼神飘忽,思维不知往何处去。快感瞬间ch0u离,高高b0起的x器都萎靡下去。他眉头紧锁,停止动作。不过是短短数天时间,r0ut似乎已被驯化,想向主人摇尾乞怜。这倒还好,毕竟已经残废,身躯供nv孩取乐也无所谓。但情绪也如此轻易地被牵动……他还没做好把身心一并交出去的准备。该说是幸运,还是不幸?罪魁祸首对此毫无察觉。男人无声低笑,变本加厉地玩弄起自己。

    波本回神,被眼前冲击x的画面震撼。

    神父不知什么时候改成了骑乘位,双脚并拢踮起,两条义肢最大程度打开,腿根几乎拉成一条直线,下t门户大张,pgu抬起又用力坐下,窄腰快速摇摆,猛c身下的假yjing。会y处的银环随动作甩得几乎看不清,晃成弧线。注意到视线,他饥渴t1an舐嘴唇,手法se情地r0u弄起被汗浸润发亮的x肌,金属指节聚拢,挤出道g0u壑。

    她兴起,踏上厚实x膛,碾过两颗rt0u,踩住肌r0u鼓胀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nv孩两眼弯成月牙儿,足尖小猫般轻划,想起昨天他也似这样发疯,cha坏了jing心制作的机械臂。相b把安古摁在xa机器上强制发情,她更喜欢这副自我毁灭的鲜活模样:把周遭事物都卷入混乱,总bsi气沉沉顺眼。

    他激动得发抖,呼x1也急促起来。nv孩还没来得及回撤,脚踝就被抓住——准确来说是被轻捧着,因为金属臂难以控制力度。波本刚想斥责,却见神父垂首,唇轻触她鞋面。的确有这样的习俗,神职人员亲罪犯脚趾以示谦卑,但今日又不是濯足节。男人将这份沉默曲解为许可,脊梁瞬间挺直,胯部顶弄愈发激烈,x内yshui淌满大腿,铃口渗出滴清ye。

    与fangdang动作相反,吻若即若离。相b讨好,更像是侍奉。波本顿悟:自己饰演了神明的角se。

    “靠近些。”鞋底踩过红肿脸颊。常人被践踏只会觉得耻辱,但神父却从中咂m0出慰藉。“t1ang净,下面也不要停。”sh软的舌头从唇齿间探出,似乎担心尖钉蹭伤马靴,舌尖紧绷轻舐光滑革面,清洁蒙尘圣物般尽心。

    波本攥住神父脖颈上的玫瑰念珠把玩。这是计数工具,每颗珠串都象征某节经文,祈祷时完成一段则向前推一粒,只不过现在它被用来记录ga0cha0次数。人的生理反应有迹可循,观察几次后,她已能辨识出安古濒临失控的时刻。

    b如现在。

    安古目光失焦,已无法保持蹲姿,手臂后撑才勉强没倒下去,两条健壮大腿无力地张开。但由于未收到停止指令,腰仍前后摆动,让假yjing深深撞入。x口被彻底撑开,随激烈ch0uchaa不时翻出nengr0u,就像玫瑰花蕾含ba0待放。她其实挺想看神父被机械臂拳交到p眼都合不上,不过考虑到直肠脱垂,估计不会施行。来了。男人背肌隆起,上臂青筋毕露,晃出r0u浪的tch0u搐着夹紧扭动,不只是在迎合还是在躲避凿开痉挛内壁的ybang。快感终于累加到无法承受的地步,冲击他身t如河流欢歌。

    第四十次,教义中代表试炼的数字。

    他瘫软,双眼彻底失去神采,嘴唇哆嗦着张合,像条脱水的鱼。但波本仍不满意:怎么还是gx1ngga0cha0?

    “又停下了?真不听话。”nv孩摁住正yu挣扎起身的男人,笑容无邪:“算啦,我帮你一把。”纤白手掌抚上他后腰,启动机关。

    嗡嗡声响起,轻如蜂鸣。但神父无助地蜷缩身t,两腿并拢交错摩擦,r0uxue急剧收缩,失禁般连喷几gu热ye,暴露了振动是多么高频。他被磨得连呼x1都在发抖,高昂x器不断抖动,但依旧恪尽职守地爬起,背朝nv孩跪下,如主动奉献的祭品,只是对象不是她。这疏远毫无来由,让波本感觉被抛弃:难道男人只当她是考验道具?

    波本翻身跳下,面se不善地绕到神父跟前,脚踹圣餐台:“你为什么不s?怕玷w神圣之地?”她打开电击开关,手指g住篆刻seyu字样的yjing环:“浪货,你刚刚光是用p眼就ga0cha0四十多次,现在反过来装起贞洁?”环身摩擦尿道口,但神父只是将嘴唇抿得发白。

    难道被锁坏了?波本伸手r0ucu0极其敏感的包皮系带,b迫roubang吐jing。

    “你允许吗。”他声音压得很低,像有罪之人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歪头,后知后觉地将逻辑串连:安古似乎把自己方才对接触的抗拒当成了应激反应,担心她对男x生殖器观感不适,于是强忍着没有sjing。不知名情绪像棉絮填满她x腔,轻飘飘的,又很是鼓胀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她仰视安古,红瞳映照他身影:“我会一直看着你。”

    得到许可后,神父崩溃。未被抚慰的紫红x器弹跳两下,大gu浓稠白jing从马眼喷出,溅上他光lu0的小腹、x膛甚至是脸。但绝顶并没有止于此。sjing时他身t紧绷,腰前屈如满弓,使得假yan破入huaxin,深埋结肠,而他四肢乏力,根本动弹不得,被迫承受似乎击穿内脏的电流与震动。tr0u屡次ch0u搐后,jing水在小腹聚成水洼。r0ut被蒸熟,泛起q1ngyu的粉。口张着却只能发出荷荷的g瘪ch0u气,像是声带丧失了尖叫sheny1n的能力。他头轻微甩动,似乎想要清醒,但除了让发型散乱,更加狼狈不堪外,这点微弱抵抗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波本见他连s数发后yjing仍水淋淋支着,惊叹人t潜能无穷,又感到好奇:身t真的能被意志所左右吗?于是她起了实验的心思,美名其曰:服从x测试。

    “停。”他呼x1凝滞,从极乐跌落。yjingch0u搐两下,jingye逆流而未能s出。nv孩并不理解ga0cha0被强行阻断的痛苦,视线灼热:“继续。”铃口缓慢溢出浊ye,像裱花嘴挤出n油。毁坏ga0cha0之前实现过,所以就不再新鲜。她有些失望,跑到神父身后旋动按钮:尺寸加大,电击增强,频率升高。波本得意,这种多功能器械只有她才能设计出来。

    “!”男人脖颈后仰,全身肌r0u线条绷紧,yanju瞬间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——”她没料到反应如此激烈,以为刹不住马,未想他竟紧咬牙关,铃口只渗了滴掺了白丝的清ye。

    哇哦。所以理论可行。这是个什么原理?波本陷入沉思,将被捣弄到两眼翻起的神父晾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回过神后,眼前就是安古这副凄惨模样。他像是晕厥过去,腿根不时ch0u动,多个孔洞都在流水。唾ye打sh下巴,硕大guit0u润泽发亮,r0uxue被cha得yan红,快速震动的巨物把褶皱完全撑开,将y汁搅打成白沫。

    但仍然没s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白浊顺柱身滴下。波本找到乐趣:每次命令都像是给玩具上发条,松开嘴男人就弹跳一下。

    “再来。”“还能够的吧?”“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为满足她要求,神父两腿发抖地跪趴着,机械手掌握拳套弄红肿yjing,整根生殖器在空中无助挺动,数次空pa0后才s出点稀薄如水的yet。

    波本暂时放过了他,指节轻敲桌面:“你把这儿都喷满了。”她咯咯笑:“圣餐礼时你喝的那个叫什么来着?其他人都没有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安古脸上cha0红尽褪。但nv孩没留意他变化,拍手叫道:“我想起来了,是圣血。”

    “神父大人。”她低语,以男人此时最逃避的称呼指名:“你说说看,把jingye刮下来,能不能装满你的酒杯?”

    “去把它们t1ang净。”简短命令此刻如雷霆万钧。

    他口发苦,颤抖着吻上台面。信众相信,器物能凝聚人的记忆。这是主教赐予老司铎的圣物,曾在大教堂服役五十余载,与他相伴也有十余年了,历经上千次弥撒,依旧散发着冰冷而洁净气息,在其侧祷告,如被前辈们勉励的目光所鞭策。而如今,它被t温捂热,jingye沾sh,如果真有魂灵……

    “含着那玩意儿都能y?”波本兴高采烈地,言语刀子般剜心:“你真该看看自己刚才的样子,狗都没你吃得开心。”

    她下令:“继续m0你那里,然后学狗叫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神父眉头紧皱,似在进行灵与r0u的搏斗。最终他妥协,粗暴r0u弄起胀痛下t,喉结滑动:

    “…汪。”

    “乖狗狗。”波本欢笑,眼睛闪闪发光,语调轻快像是在许愿望:“再叫一声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呜…汪呜。”他学得极像,如果有人路过,说不定真会进来逮狗。roubang不受控制地又y了几分,男人僵直,停下撸动的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继续m0?”

    “s不出jingye了。”他战栗,浑身酸软。

    “唔…那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神父松了一口气,毕竟公畜都经不住这样的连续取jing。

    “不过jingye没有了,也还有尿ye。”小恶魔露出獠牙:“来,快点s吧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男人腰腹应声痉挛。因为穿环,他无法像正常男x一样排泄,两gu尿ye分别从铃口和系带处喷s出来。

    “停。”立即被阻断的水流淅淅沥沥滴落。他脸涨得通红,从喉咙里发出哀鸣:“要憋不住了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在哪尿尿吗?”神父闭紧眼,唇抿得发白。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吧。”未经半秒,她再次叫停,并且如此反复捉弄男人。但他没有再出声,宁愿被迫间歇放尿同时被研磨前列腺的金属bang间接顶撞膀胱。

    “咻。”口哨吹响,神父表情闪过一瞬惊惶。他抬头,隔着朦胧的泪眼看向nv孩。

    “我不为难你啦。”她信誓旦旦:“这样吧,你跪下,手臂撑地。”神父迟疑地照做。

    “嗯…就左腿吧。左腿抬高,好,保持这个高度。”波本点头:“多学几声狗叫。”

    他思维混沌,张嘴叫唤后才发觉不对劲,但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现在排出来,全部。”受人尊敬的神父以极其羞耻的姿势翘起后腿,淡hyet自腿间4意喷溅而出,洒满整张圣餐台,如一只野狗撒尿标记领土。电流适时击打收缩不停的后x,将他推上前所未有的ga0cha0。他前后都在ch0u搐,汁水流个不停,sao浪气味从他下t渗出,与焚香如此格格不入,就像兽的腥臭。

    他终于不堪重负,晕红脸颊淌下两道泪痕,与jingye、汗珠和涎水融合,自颌角滴落。人人都想一窥圣母流泪的神迹,但这画面也有同等震撼力:圣像在她面前轰然崩塌破碎。即使有再多信众,谁能做到这个地步?只有她才可以将神父从云端亲手拉下,掷于泥沼。

    安古错过了她美味的扭曲神情。被连续c上ga0cha0后,过量刺激熔断了思考能力,极其有限的心智被用来处理x1nyu,以及向给予者撒娇。

    “m0m0我…”他向波本爬去。
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她抬手,语气似有些不确定。是的,请,如果可以拜托m0我这里。神父俯身,腰打颤着轻摆,将十字坠饰晃得叮铃作响。已被亵玩到涨大数圈的红肿n头激挺,无b期待抚弄。他压抑下拢起xr夹住nv孩手指的冲动,痴迷地紧盯她玫瑰se指尖,唇缝中泄出呜咽。

    听起来像小狗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乖哦。”nv孩完全误读他求欢姿势,笨拙抚m0起发情雌兽头顶。让神父被迫在圣餐台上排泄,还是太过分了些。波本虽然任x,但接受的教育一直是要承担起后果和责任,即使她不擅长安慰人。“你做的很不错,没事了。”她掌心贴近男人鬓角,手指斜cha入汗sh黑发,指腹轻柔摩挲头皮。

    这不含任何x意味的触碰却摧毁了神父。nv孩至今未受到r0uyu诱惑,恰恰印证了自己意志薄弱:不仅玷w了神坛,还主动恳求被亵玩。“不可j1any1n。”奉为圭臬的戒律此刻鞭子般ch0u打安古心灵。如此算来,已违背十诫中两条规定。

    神父痛苦地阖上眼睛,心灌铅般下沉。

    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老司铎不计前嫌为他这个危险分子浸礼,如父亲般待他。长期感化下,他坚信:即使双手沾满鲜血,但功过能够相抵。只要不沉溺于恶行,天堂大门仍向他敞开。所以安古从晦暗不明的回忆里ch0u身,诚心侍奉,做神所恩膏的奴仆。但这一次,他被狂喜席卷,主动向灾厄走去。该拿什么去交换宽恕,弥补罪孽?还是说,应该屈服于b任何宗教t验都要热烈的y行?

    沉默呼啸着降临。安古神情恍惚,全身沾满tye,恰似受洗。si去教条被新生信仰演替。

    波本看男人引颈受戮般垂下头颅,似被ch0u走灵魂,语气愈发焦急:“该si。转过来,我帮你把按钮关掉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她惊愕于他口吻之清冷。这时逞强有什么意义?神父不再言语,安静的室内只听见机械ch0uchaa作响。“那就如你所愿。”她g起项链,两指顶入他嘴唇,将念珠下悬挂的银质十字架塞进sh热口腔:“你就咬着它继续祈祷吧。”

    半刻钟过去,足够诵完一部经。y物不断戳刺,将紧实小腹顶得凸起,频率剧烈到脐钉也跟着震动。男人呼x1逐渐微弱,遭受凌nve的外翻r0uxue反而成为全身上下最具生命力的部位,如cha0吹yda0般不停流水。他整个人就像颗g瘪橙子,被强行挤压果r0u榨出最后汁ye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波本见神父矗立如盐柱,担心他自我意识封闭,于是隔空讲话:“肚脐下横二指宽是子g0ng。如果是nvx,碰撞到g0ng颈会痛。该说是生理差异吗?你看上去很爽嘛。”

    “最…”被咬出齿痕的十字架坠落。神父癫狂大笑,但由于嗓音嘶哑,听起来像悲号。

    “最bang了?——“理智闸门失守,y1nyu如洪水倾泻:“被t0ng进子g0ng口ga0cha0了?——”他簌簌发抖如风暴下的树,彻底被外力压弯。过度使用而垂在腿间的疲软yjingch0u动着再次失禁,流出些透明的尿。

    “您、您喜欢我这样吗?”那双如矿脉底层闪烁宝石般的黑眼睛蒙上水雾。波本由他动作,终究有点儿心虚。她见证了男人的破碎,又不知如何将他拼好,只有等他自行修复,毕竟安古总是快速从q1ngyu中逃脱。但今天这过程出奇漫长:神父清醒状态下,绝不会对她用起敬语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日里的安古,定会嘲笑波本的判断标准。但他此时双腿m字打开,喘气急切如泣音,gu缝磨蹭nv孩搁在台子上的马靴,抛光般用会y打磨鞋面,想把靴头一并塞入t内。

    而此时大门突然被打开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(GB女攻)空酒杯》,方便以后阅读(GB女攻)空酒杯第十四章跪到祭坛上去(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(GB女攻)空酒杯第十四章跪到祭坛上去()并对(GB女攻)空酒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