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都被姐夫干到哭

姐夫叫着她的名字,用她的内裤自慰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爱岛 本章:姐夫叫着她的名字,用她的内裤自慰

    姐夫为什么会吻自己。

    他是没有克制住吗?

    难道他喜欢自己?

    还是只是单纯的没忍住?

    苏荷思来想去,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她连书包都忘记拿,被刻薄的班主任好一顿讥讽。

    上课时,苏荷依旧心神不属,满脑子都是在车里的那个吻。

    奶头被姐夫抓了几下,泛起一股酥酥麻麻的痒,内裤湿湿的贴在私处,好难受。

    下了课,苏荷急忙跑到厕所隔间。

    她自己捏了捏奶头,忍不住溢出一声轻哼,吓得急忙闭上了嘴,脱下内裤,用纸巾把内裤上自己分泌的水草草的擦干净。

    唇齿间好像还残留着姐夫的气息,那双大手揉搓她奶尖时,真的好舒服。

    苏荷努力集中精神上课,放学后又开始忧心忡忡起来。

    和姐夫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回去是不是会和尴尬。

    要是被小心眼的苏乔知道了,一定会闹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而且她都和许靳泽抱在一起接吻了,如果她不搬走,那岂不是就是明摆着在告诉姐夫:她是个小浪货,根本不在乎自己被又亲又摸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还真就舍不得搬走。

    苏荷满腹心事的回到家,就看到姐夫许靳泽正在庭院里浇灌草坪。

    许靳泽身高腿长,穿着简单的白衬衫西裤,单手拿着水管,浇个水都好看的像是在拍画报。

    苏荷的脚忍不住的朝着男人走过去,小声打招呼:“姐夫……”

    许靳泽转头看她,笑了:“今天课上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荷心虚,急忙点头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书包都没拿,课还上的好”,许靳泽揶揄,“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苏荷的脸一下子红了个彻底,她脑袋开始打结,支支吾吾憋得眼睛起了雾气,就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许靳泽不知为什么,就喜欢看她这幅窘迫的样子。

    想看她哭,口是心非被他压在床上狠狠肏哭。

    小姑娘一定会一边憋得手脚蜷缩,一边忍着呻吟假装不爽,然后被他插到神智尽失,只会摇着屁股要鸡巴。

    许靳泽想着想着,口干舌燥,眼神发暗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再为难她,丢下水管,“去拿书包吧,我放在客厅沙发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苏荷如蒙大赦,急忙转身。

    小姑娘脸长得如清水芙蓉般纯真,这身材却十分诱人。

    细腰下两条腿又长又直,屁股又圆又翘,走起路来都像是在勾引男人去肏。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真想干她!

    苏荷回到房间,第一时间就是想要去销毁早上她发情的证据。

    换下的内裤被她放在了衣篓里,可是现在怎么不见了。

    真的不见了。

    苏荷翻遍了卧室,都没看见自己内裤的踪迹,她都要怀疑自己记忆出错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此刻自己的内裤正套在男人火热勃起的鸡巴上。

    许靳泽在主卧里,闻了闻内裤上少女的芬芳,其上干涸的透明水渍宛如最烈的催情药,让他肉棒极速的勃起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哈”,许靳泽用少女的内裤在自己狰狞的鸡巴上套弄,想象着自己鸡巴此刻正在苏荷白里透红的身体里抽插,“苏苏,你好香,好嫩,姐夫以后天天干你好不好,啊,苏苏……”

    上楼想要询问许靳泽明天需不需要自己给他煎蛋的苏荷愣住了。

    主卧的门半掩着,她清楚的听见姐夫性感的喘息,还有他叫“苏苏”。

    是在叫她吗?

    姐夫竟然想着她在自慰,苏荷忍不住侧身探头看。

    天呐,她失踪的小内裤此刻正包裹着男人粗热勃起的大鸡巴,那鸡巴真的好长好粗,上面紫筋虬结,龟头狰狞的吐着水,看着骇人的厉害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大的肉棒,今早幻影一样快的抽插姐姐窄小的小逼,把姐姐插得水涟涟的淫叫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每天都被姐夫干到哭》,方便以后阅读每天都被姐夫干到哭姐夫叫着她的名字,用她的内裤自慰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每天都被姐夫干到哭姐夫叫着她的名字,用她的内裤自慰并对每天都被姐夫干到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