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从鹿妖开始

第420章 春日宴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墨宣纸 本章:第420章 春日宴

    婵月站在连廊处,望着下方楼台之中的婉娘,看的有些入神。

    薄纱之下是那绝美的人儿,轻眉红唇,便是小姑娘眼中最美的人儿。

    菩萨蛮,菩萨蛮,曲调之间就如身带佛光的菩萨在耳畔呢喃一般,就好似那佛,都动了情。

    “婉娘……”婵月口中念叨着,看的入神。

    这世上最美的琴音,大抵便是出自婉娘之手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琴艺高超才好听,只是因为坐在长琴前的人是她。

    这曲子,就如那琴的名字一般。

    菩萨蛮。

    白姑娘站在婵月的身旁,亦是听愣了神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她已有两年多不曾再听过婉姐姐的琴声了,纵使隔了这么久,还是这般好听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这琴曲中多了些东西。

    是一份忧愁,是一份念想。

    旁人许是有些难听出来,但却瞒不过明月楼的姑娘们。

    “姐姐心里,果然藏着一个人啊……”白姑娘心中一叹,她早该想到的。

    若是不然,婉姐姐又怎会出楼去,又怎会时常想事想的发愣。

    大概,想的不是事,而是人吧。

    “铮~铮~”

    弦动声扬,一曲终了。

    场中寂静下来,所有皆是回味着那绝美的琴声。

    楼台上的女子抬起手来,轻按在了长琴之上,她的目光朝下望去,像是在寻找着某个身影。

    那时她是名满天下的花魁,台下目光皆是那般粗俗不堪,却唯有一人眼中唯有一盏琴。

    场中的竹玉抬起头来,望着那台上的女子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了下来。

    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那此相见,在那万千人海中见了那一眼,一眼便是数个春秋。

    那一次,他的眼中只有琴,不带半点污浊,是那般陈澈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他的眼中却已经没了琴,满眼都是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婉月心中一怔,眼眶不由得红润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只是站在那里,却又想飞奔下去与之相拥,却又不知以什么身份奔现他。

    她只能与之相视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婉月忽的想起了几日前的大梦。

    她这时才反应过来,原来他早就来了,只是一直待在她的身旁,就如看不见的风,听不见的水,但他始终都在。

    是天上落在的雨,是雨后的光,是人声鼎沸中唯一呼喊着她的那的道声音……

    竹玉望着她,嘴角洋溢起笑意。

    先生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她只要站在哪,就算什么都不说,什么都不做,他便心中欢喜。

    二者都不曾开口。

    姑娘红了眼眶,而那笨拙的竹子,却是眼神躲闪了起来。

    薄纱下的婉月见他那模样不由得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竹玉挠了挠头,难得的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似一个不懂感情的少年,他的喜欢,也是蓄意不清的。

    却见一旁喝酒的仁兄忽的一笑,手中摇晃着酒杯,笑着吟道:“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。再拜陈三愿……”

    一愿郎君千岁

    二愿妾身长健

    三愿如同梁上燕

    岁岁常相见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一盏长琴,将宴会拔至高潮。

    千呼万唤却再不见那奏琴的女子,询问那老鸨,却是什么都没能问出来,而那女子到底是谁,也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众人直道可惜,好在是有才子留在一词《长命女·春日宴》,气氛又拔到了高潮,就要去寻那作词之人,却是一无所获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白姑娘口中呢喃道:“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长健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面色一红,拉着身旁的婉月说道:“姐姐,这是作给你听的,不对,这应该由你来念才对。”

    婉月被她说的有些脸红,说道:“什,什么我来念。”

    白姑娘说道:“姐姐,你心心念念的那位是哪个啊,方才是不是就在楼下,快给妹妹指一指,快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我哪有什么心心念念的人,再闹我可要打你了。”婉月故作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姑娘哼哼两声,说道:“姐姐还藏着掖着,也不知道是谁家公子有这么好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这回事。”婉月说道。

    婵月站在一旁不说话,只是吃着蜜饯听着这二人打闹。

    明明都是大姑娘了,却还像是个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婉娘视线一转,瞧见了正在吃蜜饯的婵月,一把就给她夺了过来,正色道:“不许再吃了!”

    婵月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唉,婉娘说不过白姐姐,转头就来欺负她这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好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白姐姐凑上前来,说道:“姐姐今个弹这一曲,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个人?”

    婉月有些耐不住她磨,但却依旧嘴硬道:“没有谁,是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信。”白姑娘说道。

    她当初与婉月朝夕相处,一个眼神都瞒不住她。

    白姑娘也只是好奇婉姐姐心里藏着的那个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婉月却只是抱着琴,想起那台下的白衣,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没有说话,但仅是能再见一面,就已足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竹玉出了明月楼。

    而他手中则是还抓着一个衣衫不整的人,喝醉了酒面色绯红,嘴里嚷嚷着,却又听不清楚实在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竹玉撇了他一眼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却听那人嘿嘿一笑,说道:“这就走了?不再见见那位姑娘?”

    竹玉顿了一下,放下了他,说道:“你还是先想清楚如何跟先生解释。”

    他又觉得拖着这个烂醉的家伙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抬起手来便打算将其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那人一惊,连忙抬手道: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他从地上站了起来,笑着说道:“我能走,我自己能走,不劳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竹玉轻哼了一声,却不想给他留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抬起手来便朝着那人眉间点去。

    那人惊了一下,激起文气就要抵挡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竹玉一指便破开了文气,点在了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那人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仅仅两年之间,竹玉的变化就如此之大,他可是记得当初竹玉没这么厉害的啊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淡去,化作一道金光落入了竹玉的手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副画卷。

    画卷之上画着一位醉酒的诗仙,而在一旁则是提了一词,名曰:《将进酒》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破碗~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一切从鹿妖开始》,方便以后阅读一切从鹿妖开始第420章 春日宴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一切从鹿妖开始第420章 春日宴并对一切从鹿妖开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