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光布袋戏之为你而来

第二百零三章 巧遇云海 钟响尚贤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玄虚非真 本章:第二百零三章 巧遇云海 钟响尚贤

    面对苍越孤鸣的质问,缺舟表现得淡然自若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背弃约定,违反许诺的人也不是我,是你。”

    苍越孤鸣隐忍着怒气道:“你答应过不介入,为何又帮助俏如来?”

    “你也答应过,不再拿走永夜皇之物。”缺舟回忆起初见明渊凰时,她竭力护住同心石的一幕,“为何又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“是谁将它交给俏如来,是谁让变数再次出现?”

    “我讲过,如果因为变数拒不承认答案,那你们已经证明你们失败了。”缺舟看着苍越孤鸣道,“我存在的目的,质疑以及监督,我不会放过任何证明你错误的可能。现在你还无法做到,排除我的质疑。”

    苍越孤鸣冷静下来,说道:“为了让你有阻止我的能力,缺舟这个身份,得到了我们千年修悟所得,大部份的武学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还未阻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在妨害我。”苍越孤鸣质问缺舟道,“让永夜皇离开地门,这样做的后果你不清楚?”

    缺舟面色平静道:“那也是天意,天意证明地门的错谬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缺舟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万雪夜、锦烟霞、燕驼龙、俏如来,到现在,每一个恢复记忆的人,都不想再回到地门。我的质疑,更深了。而你,慌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慌张?”苍越孤鸣看了看天,回头对着缺舟说道,“地门之法才是正解,她迟早会回到地门,还有俏如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苍越孤鸣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俏如来与明渊凰顺利离开地门。感觉苍越孤鸣并未追上,明渊凰收住急促的脚步,“噗”地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明姑娘!”俏如来紧张地上前观视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明姑娘?”明渊凰拭去嘴角的血,转头看着俏如来说道,“方才在地门,你不是这样叫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俏如来心头一震。然而,不等他解释什么,明渊凰迅速别过脸:“我没事,只是小伤。允诺你的事情,我做到了。接下来的路,你自己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要离开吗?”

    明渊凰冷漠地转过身:“放心,只要你不去苗疆,就不会被抓回地门。”

    “俏如来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……”俏如来握紧了佛珠,“只是担心姑娘,因为我被大智慧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再怎样说,我也是守护者。最多……”明渊凰停顿了片刻,“以后不能离开光明殿。”

    “俏如来明白,只是我……”俏如来垂眸低声说道,“不想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渐远的脚步猛然停止,四周的空气突然安静。过了一阵,明渊凰缓缓转身,走向不知所措的俏如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回去,确实不好交代。”明渊凰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等你解开疑问,我再将你带回,向大智慧请罪。”

    俏如来的心情顿时变得复杂,说不出是感到安心还是失望。

    “那这段时间,姑娘暂且与俏如来同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明渊凰睨了一眼俏如来,“想好去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俏如来思忖了片刻,说道:“我想先去探听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史艳文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儒雅的声音自云端传来,引得俏如来二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想知晓史艳文,在下可以帮助你们。梦锁琼楼枕无忧,千古流芳别寒秋。夕照云舟恨归晚,几度争锋几度休。”

    白色身影从天而降,摇着羽扇转过身来,正是云海过客。

    明渊凰上前一步,挡在俏如来身前,警惕地质问来人道:“你在跟踪我们?”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啊。”云海过客摇扇的动作一滞,“在下只是路过,听到俏如来的话,想要提供一点帮助而已。”

    俏如来迷茫地看着他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云海过客意味深长道:“此话趣味,试问中原谁不认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刚好路过,刚好听到他的话?”明渊凰眼神压迫,冷冷看着云海过客,“你的说辞之中,巧合未免太多。钟声响过不久,你就出现在地门外围,很难不让我怀疑你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在下一直关注地门动向。”云海过客无奈地解释道,“适才外围发生动乱,吸引了我的注意。我欲前往观视,这才遇上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见明渊凰还想盘问什么,俏如来牵住她的手说道:“此人并无恶意。我认为,他暂时可以相信。”

    明渊凰与俏如来对视一眼,不再质疑云海过客的托词:“听阁下之言,似乎很熟悉中原。不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在下——”云海过客优雅行礼,眼中展露一丝了然,“云海过客。”

    “(没听过的名号。)”明渊凰暗自打量云海过客,“(关注地门动向,似是反抗势力的一员。蓄意接近俏如来,他想要做什么?)”

    “先生方才说,可以帮助我们。”俏如来询问云海过客道,“能否请你告知,关于史艳文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史艳文是中原武林的领导,曾率领中原抵御外族入侵。”

    明渊凰瞥了一眼陷入沉思的俏如来:“他现在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云海过客悠然摇动羽扇,“他在魔世大战失踪,有人猜测,他已死在永夜皇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失踪……”俏如来沉默了片刻,“多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说谢,这是中原人尽皆知的事情,只要你去探听便能知晓。”

    明渊凰疑惑地看向俏如来:“为何突然间关心史艳文?”

    俏如来迟疑了片刻,说道:“有人告知我,我是史艳文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你自己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?我记得你的父亲……”明渊凰忽然明白了什么,“史艳文有几个儿子?”

    “除了俏如来,还有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失踪了?”

    “一个在魔世,另一个在黑水城。”云海过客走到俏如来身边,一脸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精忠,我们很担心你,跟我回黑水城吧。”

    察觉俏如来的犹疑,明渊凰一边安慰,一边盯着云海过客:“去也无妨,一路有吾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俏如来向云海过客行礼道,“有劳先生带路。”

    云海过客似笑非笑,很是自觉地走在前面:“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三人远去之后,一个墨家门徒钻出树林。

    “发现俏如来,回去禀报雁王凰后。”说完,蒙面人急急离开。

    一座高耸山头,无我公子静默而立,监视着尚贤宫外围。忽然,一道黑影闯入视野,映入那双金眸之中。

    只见丝丝细碎的金芒飘散,无我公子瞬间出现在山下,拦住了黑衣蒙面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走得这么急,是要向谁汇报?”无我公子转过身,“你有什么情报,不如禀报给我。”

    蒙面人反应过来,抽剑向他砍去,却被无我公子擒住,“咔嚓”捏碎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长剑落地,蒙面人疼得直冒冷汗,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,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无我公子漫不经心道:“让我重复的代价,是这条手臂。”

    蒙面人急切地大叫道:“俏如来,我发现了俏如来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无我公子的手渐渐收紧,“具体点,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……在地门外围,俏如来跟永夜皇,还有一张生面孔。”

    “喔?”无我公子放开蒙面人,“往哪一个方向去了?”

    蒙面人捂着折断的手腕,畏惧地看着眼前之人道:“往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回答,细利的光一闪而过,蒙面人瞪着眼睛倒地,一丝鲜血自咽喉渗出。

    “真让他等到了,倒省去吾一番麻烦。”无我公子挥挥衣袖,尸体化作一堆飞灰,“先将人送去金雷村,再了结与雁王的赌约。”

    走了许久,也不见黑水城。云海过客表面镇定,内心却已开始打鼓。

    “(是这个地方没错,为什么没看到通道?)”

    云海过客悄悄回头瞥了一眼,正好被关注他的明渊凰逮到。

    “怎样了,先生?”明渊凰故作疑惑道,“你口中的黑水城还未到吗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云海过客额上渗出冷汗,“(找了这么久没找到,该不会换位置了吧……)”

    就在云海过客构思借口,想要将人引去尚同会之际,一只纸人忽然从他身上掉出。

    “嗯?”云海过客停下捡起纸人,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纸人不受控制飞出,化为一道青色身影。

    “移形换影?”明渊凰不由讶异道。

    话刚出口,一种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。纸人、术法、乍现之人,这些无一不让她感到熟悉。

    云海过客暗自舒了一口气,若无其事地走向无我公子:“许久不见了,无我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了,俏如来,还有……”无我公子看向明渊凰,“凰儿。”

    “凰儿……”俏如来一怔,询问明渊凰道,“明姑娘,你认识这位公子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记得了。”明渊凰看着无我公子蹙眉,“你……为什么这样叫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曾是彼此最亲近的人。”无我公子瞥了一眼俏如来,“你们应该有很多疑问,否则也不会离开地门。去金雷村,你们会找到答案。”

    云海过客若有所思道:“银燕也在金雷村?”

    “他跟忆无心都在那边。”无我公子抬手汇聚妖力,“此门通往金雷村,我还有事情要处理,就不与你们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空间通道……”

    明渊凰微微恍神,下意识看向无我公子,不料正对上他的双眸。一瞬间,她仿佛在他眼中,看到了他的形影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走一步。”云海过客忍不住感慨道,“比用飞的还方便。”

    明渊凰回过神,回头对着俏如来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看了看无我公子,走在了云海过客之后。

    “请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俏如来进入,通道入口逐渐合拢,消失在空气之中。无我公子收回视线,看向原黑水城通道的位置,随即转身走向另一方。

    “人既救出,该验收成果了。”

    尚贤宫北,大约四百里的位置,一座石塔庄严矗立。只听一声厚重的钟声,方圆五十里的寂静都被打破。

    当——

    钟声持续,影响范围逐渐扩张,五十里、八十里,直至三百五十里。最后,钟声深入地下尚贤宫。

    闺房之中,一道曼妙身影独坐镜前,芊芊玉手握着梳子,有条不紊地梳理云鬓。

    当——

    微风吹起黑发,镜面泛起涟漪。镜中的人影模糊了一瞬,恢复成女人妆容精致的面。此时,这张脸上满是迷惑。

    “怎会听到钟声?”

    凰后猛地回过神,手中梳子掉落在地:“不对!啊……”

    受到无我梵音影响,凰后的脑识顿时混乱。一些不算深刻的记忆,在这一响又一响中消除。

    经历了最初的慌乱,这位九算很快便冷静下来。顾不得思考太多,她立刻前往尚贤宫大殿,聚集尚未被同化的墨者。

    大殿之内,雁王闭目端坐正中,丝毫不受氛围的影响。听到凰后的脚步声,他缓缓睁开双眼,看向披头散发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三百五十里的范围,至少十二枚增灵器。”雁王饶有趣味地说道,“短短几天,废字流的能耐果真非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“增灵器……”凰后咬牙切齿道,“鲁缺!”

    “你有六个时辰,撤出三十里外。”雁王看着盛怒之中的凰后,“现在,你是撤退,还是……配合吾。”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金光布袋戏之为你而来》,方便以后阅读金光布袋戏之为你而来第二百零三章 巧遇云海 钟响尚贤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金光布袋戏之为你而来第二百零三章 巧遇云海 钟响尚贤并对金光布袋戏之为你而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